伊能静提旧爱潸然落泪:爱情不会让你占尽便宜

 

 

 

 

hand-holds-daisies-through-paper.jpg

 

“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,

 

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。”

 

——《致橡树》

 

 

恋爱谈得很少的人,

 

畅想另一半的时候就像猛然撩开一场大白纸。

 

问朋友的择偶标准,她说,要求不高。

 

“首先,他总要比我高吧。

帅不帅的倒是其次,一定要长相周正。

工资不能比我低吧,怎么也要月入6000。

要城市家庭,没有房子也得有车,最好是青岛本地的。

一定不要妈宝男,否则婚后没办法一起过。

要勤快一点不能太邋遢,家务活不能都是我做。

不喜欢太节俭的,不然生活质量不能保证。

喜欢运动最好了,我喜欢阳光开朗的男孩子。

要是还能再提点要求的话,我希望他不爱打游戏。”

 

 

70%的女孩子都会这样想,

 

而她们要找的是茫茫人海中的7%。

 

 

这可能就是大部分人止步于爱情的原因。

 

错误的不是遇到他的时机,

 

而是很少有人会想,

 

大多数都会觉得合适的人,为什么会选择你?

 

 

 

爱情之所以成形,是有隐形条件的。

 

不是要求对方多好的条件,

 

也不是要求对方付出的多少,

 

更像是两棵树的对话,

 

共历风雷、霹雳,

 

共享流岚、虹霓。

 

爱情不是100%的相遇,

 

而是两个50%一起变成120%。

 

 

爱情是何时发生的?

 

因他而产生爱,是幸运;

 

因爱而沉溺爱,是常情。

 

如果回忆起生命中哪件令人开心的小事,

 

回答从来不会是

 

终于买到的包包或是限量发售的球鞋,

 

而是陪她抢购、为他通宵的白天黑夜,

 

是两个人分享悲伤或是快乐的心境,

 

某一天,晴或是雨的天气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爱情从来不会是“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”。

 

很多年以前,

 

伊能静和庾澄庆曾有一段长达十年的婚姻。

 

她在访谈中透露出这段感情的真实处境:

 

“他又不是你的医生,他是来跟你谈恋爱,找个老婆的。”


 

 

 


她处在原生家庭的海浪中,

 

以为他便是唯一的浮木,

 

却不曾想,爱情不是救赎,不是一生的解答,

 

爱情存在,孤独也不会消除。

 

 

离婚之后,伊能静用五年的时间来反省自己。

 

而她足够幸运,

 

能遇到重新让她有勇气奋不顾身踏入婚姻的人。

 

 

这一次,她终于懂得了,爱情基于平等,

 

不是救赎,没有解答,

 

只是两个截然的灵魂平等的对话。

 

 

 

 

《莫斯科不相信眼泪》里,

 

爱慕虚荣的女二感叹说,

 

为什么将军夫人这么丑?

 

有人回答说,

 

“要成为将军夫人,必须先和中尉在一起,

 

在森林,沙漠,沼泽里过上二十年,

 

才能成为将军夫人”

 

 

什么是爱情?

 

相偎相依、相濡以沫。

 

 

开心的时候有人陪伴,

 

伤心的时候有人安慰,

 

快乐的时候同他分享,

 

难过的时候与她诉说。

 

 

一时不见便想他,

 

见面总想靠近她。

 

三观一致,爱好类似,

 

就像两个磁铁般契合了,

 

如果一辈子都不想分开,

 

那或许就是爱情。

 

 

当你们互相依偎,感到自由且被尊重,

 

那或许就是爱情。

 

 

就像木棉向北迁徙,

 

愿化作树与他站在一起,

 

这或许,就是爱情。